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砸碎安全帽带来的失业 当事人:不后悔拍摄,“这是一件好事”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5:34:01

那条视频带来的影响,显然超出他的控制范围。迫于压力,视频已被他删掉了。“脑子想不开,那我不就自杀了吗?”阿群带着自嘲的语气说。

安全帽事件,实为一次价值观的碰撞。它揭开了一个被小心翼翼回避的话题——在资本划分的世界里,不同生命得到的待遇其实并不平等。

文 | 林燕

编辑 | 钟十五

因一顶安全帽,中年男人阿群失业了。难得的是,46年里他第一次过上了五一劳动节。

连带一家子受累。妻子没有工作,大儿子也打工养不了家,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和上幼儿园的儿子,四口人等着他吃饭。

阿群认为失业是因为自己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发展后,机器人会不会反抗人类劳动剥削?动了别人的馅饼。事情过去快20天,面对媒体他想说话,但又不敢说话,怕自己多说多错,只想这事快点过去。

研究:一季度网购投诉在全部投诉中占比超五成带来麻烦的是一条关于安全帽的短视频。他拿着一顶黄色的安全帽和一顶红色的安全帽,“这是我们一线工人的保险帽(黄色),这是领导的保险帽(红色),看哪一个结实?”两顶帽子碰撞,黄色帽子顶端露出两个窟窿。

这条不到两分钟的视频,获得了200多万的播放量,14万点赞和1万多条评论。随后又被门户网站推送到上亿的订阅终端。

视频越是发酵,阿群进入公众视野的范围越深,就连应急管理部也在微博上公开点名了这次事件。最终的结果,是工地的老板以人满为由拒绝了他,突然他找不到活干了,回到了连云港的老家。

“现在很多地方的安全帽都换了,这是一件好事。”这些天,这是阿群唯一感到欣慰的事情。

“我做错什么了,不就拍了一个视频吗”

失眠,平日不怎么和他扯得上关系。阿群说,以前放工拿钱,手机一放就睡着,上了新闻之后他睡不下。

他也说不清楚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只知道全国的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和以前他拍唱歌视频不一样。

“以前拍唱歌下面都是叫好,现在下面有人说好,有人骂你。”阿群在电话那头声音低了下来。

阿群在直播中碰撞两个安全帽,黄色的帽子被碰出了两个窟窿。 图 / 网络

外界的关注聚拢在他身上,阿群想象中的喜悦并没有发生。他想到是另一个词:压抑。

“因为失火救人,才艺什么的曝光也没什么,但我做错什么了?我不就拍了一个视频吗?现在所有的矛头都对着我,连吃饭都是问题。人有肖像权的,视频(不打码)放在中央电视台和放在平台上能一样吗?你说,能一样吗?”阿群向每日人物抛出一连串的发问。

回到家里,这场“战争”仍尾随着。在社交平台上,有农民工感谢阿群,说现在的安全帽都换了。置顶微博里支持他的评论被顶到了最高处。但下面反对的评论,也获得了两百多个点赞。反对他的网友认为他炒作获利,以及质疑出现在那条视频里的黄色安全帽是阿群自己买的,是他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不应该推卸责任给他方。

接连几天他需要应对的不是工地上的活计,而是几分钟响一次的手机。一开始他还会很努力控制好情绪,理智地说自己暂时不想接受采访,但接得多了,情绪会溢出来。有时候,这个46岁的男人会带着哭腔说:“我已经在风口浪尖了,求求你们不要报道我了。”

阿群害怕被注目,更害怕被报复。回到家里,睡在一楼的妻子曾在夜里发现丈夫在二楼哭。这是妻子第二次看到阿群哭,上一次是在婆婆去世的时候。

“我那哪算是什么工作,我就是讨饭吃”

在安全帽视频火以前,阿群是一个城市的隐形人,比较闹腾的那种。

阿群16岁初中辍学之后就从江苏老家出来当建筑工人。一开始是打长期工,后来干日结,劳务市场里,人们挤在一起出售自己的体力。上车就有活干,下车就发钱,小工工作10个小时挣150元,瓦工挣得多一些,一天260-280元不等,但能不能上车都要看工头的个人意愿,没有任何合同保证,更别提五险一金。

“工作?我那哪算是什么工作,我就是讨饭吃。”一天10个小时,40斤的石头,他要搬100个。每天回到住处没有什么剩下的力气。阿群说,自己最怕遇到下雨天,没办法开工,而且手腕因为长期过度劳累,搁在床板上都会生疼。

阿群是个典型的农民工,但又有主角气质。他天然可以引起别人的关注。

直播还没有兴起的时候,他就站在广场、甚至是汽车站清唱,天生有一副好嗓子,音域高声音洪亮,张嘴就来,不像别人开口还需要拉着带有好声卡的户外音响。有时,他去买菜的路上都会唱两首。他不会跳街舞,但只要有人看,也会直接躺在地上转圈。

两年前,他拥有了自己的第一部智能手机,开始接触直播。很快,他注册了一个直播账号。平时发一些自己唱歌和搞笑的片段。

正在直播的阿群。 图 / 网络

刚开始,他常拉着大儿子阿玉一起唱,阿玉在镜头前面唱港台歌曲,他在后面拿着扫帚当吉他弹。轮换他出场的时候,他用嘴含着扫帚的把手,有模有样地唱自己的歌。

任何东西都能成为他的表演道具。工地的灰铲,红色尼龙绳,甚至是废弃塑料袋,一个红色的塑料袋绑在头上,就成了孙悟空的帽子。家里买了一条鱼,他让妻子陪自己演情景剧,闭着眼睛慢动作靠近妻子,妻子再悄悄用鱼嘴对上去,这是属于他的滑稽。

阿群和家人的关系很好,大儿子阿玉能直接说出父亲最喜欢的歌手是刘欢、姜育恒、韩红和腾格尔。“我爸他是一个自信的人,去哪儿人都围着他。”

聊到和歌词相关的内容,阿群会直接对着电话唱歌。“我小时候有一次做才艺表演,别人都不敢上去,我直接上去对着村里的喇叭唱,那时候不是放《霍元甲》吗?我就唱那个主题曲。”

阿群唱的歌多关于农民工本身,偶尔有流行歌曲。唱法直白,不太符合城市人们普遍对于音乐的审美,如果仅仅是这样,他可能一直就在工友圈子里,不会被公众看到,直到他拍了那条砸碎安全帽的短视频。

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阿群有他自己的感受,他会把它记录在自己的视频作品里,因为他的身份,这些言论天生有了公共议题的色彩。

在一家餐馆前面,他提到了公众对于农民工群体的歧视,说总会在公开场合遇到不太友好的目光。这个视频他起名叫《融不进的城市》。

“这几年好一些了,以前比如说上公交车,你站在旁边,人家有座位的就不坐了。现在上去了就上去了,比较正常。”阿群这样告诉每日人物。

他也记录一些在工厂实习的大学生。视频里,他说,“同样是在一个地方工作,人家大学分配过来的,有五险一金,工资比我们高一倍,人家穿得比我们干净多了,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所以,家里剩下的两个孩子,阿群怎么都要让他们继续读书,“坐上办公室,当上白领”。

“脑子想不开,我不就自杀了吗”

拍安全帽视频并非炒作,它只是记录阿群当时的生活。

今年早些时候,他在工地干活的时候不小心滑倒,撞在钢管上,安全帽就裂开一个洞。他意识到头顶的安全帽并不安全,而且是个现象,他这才拍下来。

在劳务市场做日结的人,去工地干活,如果被发现不戴安全帽,施工方会被罚钱。房租才十几块一天,大家更倾向于去买便宜的黄色帽子,领导戴的总是红色的那种,蓝色是技术人员,白色则主要是甲方佩戴。有人在他微博评论留言:“黄的干,红的看,蓝的满工地转,白的说了算。”这是属于工地打工者的默认语言。

建筑工地上,随处可见要求佩戴安全帽的标语。 图 / 网络

那条火遍网络的视频里,安全帽阿群后来承认是自己买的。不过,在之前发布的一个视频里,黄色安全帽则是工地发的。同样都是黄色安全帽,工头不一样,有的时候能领到,有的时候则不能。

安全帽事件,实为一次价值观的碰撞。它揭开了一阿里推出“阿里巴巴普惠体” 解千万商家字体之困个被小心翼翼回避的话题——在资本划分的世界里,不同生命得到的待遇其实并不平等。

在青岛劳务市场早上等活的间隙,他唱歌,晚上在自己的出租房里,他直播和粉丝聊天。头上带着的黄色安全帽是他的标志,如今他已更换了红色的安全帽。

开直播的时候,他也和其它的主播连麦,做游戏比人气。比赛的时候双方想出一些互动来赚取打赏,谁输了就画个熊猫眼,或小乌龟。阿群时输时赢。以前他还生吃过大蒜和鸡蛋。有时候会遇到几十万粉丝的大号,阿群也不怯场。农民工的身份并没有让他变得更加内敛沉默。

阿群说,要自己看得起自己,在工地上用塑料袋装着六块钱一袋的饭,只要钱是花了力气挣来的,就没什么可耻的。为了生活的更好,阿群动脑子活着:坏掉的加热水壶,他拦腰截断,挂上一根铁丝用来煲烫牛奶的壶;煮鸡蛋太浪费水和电,他就铺几层卫生纸在电饭煲内胆加上水,把鸡蛋放进去就能快熟。

在此之前,生活虽艰苦,但他相信怎样都能找到出路。

这次的安全帽视频显然已超出他的控制范围。“脑子想开点,那我不就自杀了吗?”阿群带着自嘲的语气说。而那条视频,迫于压力已被他自己删掉了。

“要回到青岛,不知能否回到正轨”

4月21日,失业的阿群回到老家。此后闭门不出。

回老家之后第二天,他开始接连不退的高烧。之后,去医院打了一下午的吊瓶。

在家的大多数时间,阿群躺在床上,也吃不下任何的东西。稍微康复一点,他带病录了两摄影新玩法,OPPO Reno 10 倍变焦版相机简评段视频。镜头前他皱着眉头,以前他的所有作品都是笑着的。

期间,阿群还开了几次直播,多维持在一天百八十的收入,很快就下播了。

快手粉丝涨到了三倍,但并没有给阿群带来什么可观的收益。4月22日上午,他还开通认证微博。之后他有了近2万的追随者。

阿群的微博评论区里,有许多支持他的人。 图 / 微博@窦师傅

有人私信联系他,要给他找工作。他不敢指望,几天过去,也没有得到真正可以去干的活儿,着急的时候他连要饭的心都有了。

也有些微博他的私信,他选择默默地删掉,“有些话看到了人不好受。”

4月23日晚,青岛一位熟人打来电话,他才有活儿可做。阿群说,自己等身体好了,就要回青岛,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到正轨。

交谈的过程中,阿群明显开心过一次。那刻他回到30年前。

在他去过的所有城市里,阿群最喜欢北京,理由十分简单。“北京的路都是直的,怎么走都不会迷路。晚上可以看看灯光啊。”那时候的他,还能挤出一点时间,和工友一起把天坛、北海公园都走了,不像之后的自己有了家庭,有了惦记,一直被生活往前推。

他很自豪说,自己曾参与北京这座城市的建设。“建国门外大街不有两座楼吗?一个半圆形的八角楼,一个黑色的叫什么国际大厦,很高的,那就是我修的。”

五一之后,他又将回到青岛。这几天,他喜欢在老家的山上走走路。工作找到了,媒体退潮了,日子的春天应该不远了。

“如果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你还会发那个视频吗?”

“会,现在很多地方的安全帽都换了,这是一件好事嘛。”

全国高速省界收费站年底前取消 各地政策将受冲击 减少物流成本全年优惠提前释放 苏宁518抢空调启动京东泄露 5 千万用户数据?官方紧急回应:谣言!

相关推荐